订阅
纠错
加入自媒体

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“问诊”氢能 : 可持续性比经济性更重要

2019-06-25 10:01
角马能源
关注

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“问诊”氢能:可持续性比经济性更重要

发展氢能是为了“初心”,还是为了“出路”?在巨大的商业利益诱惑下,这个简单的问题似乎少有人愿意去思考和回答。

“离开一次能源,氢能就是无源之水,无根之木”。

三天前,在“中国氢能产业与能源转型发展论坛”上,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在做主题演讲时,就此话重申了两遍。

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,他认为厘清概念对氢能的可持续发展十分重要。

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“问诊”氢能:可持续性比经济性更重要

接受「角马能源」专访时,这位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一再强调:“氢能是二次能源,这个一定要弄清楚,二次能源不可能成为基础能源,因为它需要靠其他的能源。”

氢能的“躁动”引发杜祥琬对这个新兴产业可持续性的关注。

过去一年,中国已有大同、四川、广东、北京、上海、天津等近20个省市动工氢能产业园,近14个地区出台氢能产业政策。

随之而来的是,诸如“氢能社会”、“终极能源”、“基础能源”等概念层出不穷。而在这些噱头十足的概念包装下,氢能产业犹如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,各方势力拾薪而入。

发展氢能是为了“初心”,还是为了“出路”?在巨大的商业利益诱惑下,这个简单的问题似乎少有人愿意去思考和回答。

“我们发展氢能的初衷,是要减少污染排放和温室气体排放。”杜祥琬说,“发展氢产业是否符合初衷,取决于用什么方式制氢。”

在他看来,化石能源和非化石能源在技术上都可行,但只有采用非化石能源制氢,才可能做到无排放。

制氢源头之辩

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“问诊”氢能:可持续性比经济性更重要

在中国诸多大力发展氢能的城市中,杜祥琬推广「白城模式」和「张家口模式」。

氢能发展上,这两座城市均采用非化石能源制氢路径。

白城市位于吉林省西北部,是中国首批千万千瓦风电基地,及光伏发电应用领跑基地。目前,该市风电、光伏并网装机465万千瓦,仍有3000万千瓦容量可待开发。

今年5月29日,《白城市新能源与氢能产业发展规划》对外发布。

按照《规划》,白城市力争到2035年,白城风电装机2000万千瓦、光伏装机1500万千瓦,年生产氢气能力达到百万吨级,产值近2000亿元,累计投资可达到2000亿元。

在杜祥琬看来,「白城模式」值得推崇的原因在于,该市利用风电、太阳能光伏发电,电解水制氢,并延伸至全产业链,全过程可实现零排放、零污染、可持续。

在白城之后,张家口市于6月12日公布《氢能张家口建设规划(2019—2035年)》。

根据规划,到2035年,张家口将建成国际知名的氢能之都,全市氢能及相关产业累计产值达到1700亿元,年制氢能力达5万吨,园区累计引入企业100家以上。

目前,张家口氢能产业已初具规模,上下游配套产业正在加速聚集,先后引进了亿华通氢燃料电池、海珀尔制氢厂等一批产业项目。

和白城市一样,张家口的优势也在于可再生能源电力发达。

数据显示,张家口市域内可开发风能资源储量达4000万千瓦以上,太阳能可开发量超过3000万千瓦,生物质资源年产量200万吨以上。

目前,张家口市可再生能源装机累计达1345.48万千瓦 (并网1279.78万千瓦),占全部电力装机的74.2%。

在氢能的具体应用上,张家口市走在前列。2018年,张家口引进氢燃料电池公交车74辆,2019年新购置氢燃料电池公交车100辆。

按照计划,到2021年,该市计划累计推广各类车辆1500辆,其中公交车累计推广1000辆。

杜祥琬对「张家口」模式的评价是:利用风、光资源优势,低成本制氢,以大巴车、物流车为主,发展氢燃料电池车。

在他看来,目前,氢的来源主要有两个渠道,一个是工业副产氢;另一个是弃风、弃光、弃水(“三弃”)来进行电解水制氢。

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“问诊”氢能:可持续性比经济性更重要

“这两大渠道已足以满足现状。但未来随着行业发展,还需要更大规模的氢产量。应该立足于可再生能源产氢,这样才能争取做到全产业链无排放。”杜祥琬说。

不过,在中国,诸如白城和张家口这样拥有可再生能源资源禀赋的城市并不多。

1  2  下一页>  
声明: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OFweek立场。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,请联系举报。

发表评论

0条评论,0人参与

请输入评论内容...

请输入评论/评论长度6~500个字

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,请输入验证码继续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

文章纠错
x
*文字标题:
*纠错内容:
联系邮箱:
*验 证 码:

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